首页 > 新闻聚焦 > 正文

西方为啥将疫情甩锅中国?因为不自信!

稿件来源:共青团中央 发布时间:2021-05-10 16:02:27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国作为世界上首个遭遇新冠病毒冲击的国家,以顽强的斗争战胜了肆虐的疫情。时至今日,渡过新冠疫情难关并恢复正常生活的中国人民将心比心,成为了全球抗疫斗争的最坚强支撑。

据统计

2020年

中国向150多个国家和10个国际组织提供抗疫援助,向有需要的34个国家派出36支医疗专家组。中国组织了上百场跨国视频专家会议,毫无保留地与各国分享抗疫经验。

2020年

中国向世界各国提供了2200多亿只口罩、23.1亿件防护服、10.8亿份检测试剂盒;出口了27.1万台呼吸机,其中,无创呼吸机21.2万台;病员监护仪66.3万台,红外测温仪1.19亿件。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

一些发展中国家在疫苗分配上面临新的不平等。据WHO总干事谭德赛2021年3月29日公布的数据,占世界人口16%的富裕国家购买了全球60%的疫苗,发展中国家难以获得疫苗。截止2021年4月上旬,中国为全世界提供了近2.5亿剂次的新冠肺炎疫苗。虽然我们承受着境外疫情倒灌的压力,但是我国生产的新冠肺炎疫苗近半数支援给了更需要疫苗帮助的各国人民。目前疫苗产量的出口比重在欧盟约为20%,在美国、日本是0%。我们向43个国家出口疫苗,为69个急需的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我国政府本着高度负责任的态度,及时向世界传递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

2019年12月27日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首次报告不明原因肺炎

1月3日

中国开始定期向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等国家地区通报信息

1月7日

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等科研机构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

1月9日

中国将病原学鉴定结果通报世界卫生组织

1月12日

中国将新型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登记报告,为诊断技术的快速推进和药物疫苗开发奠定基础

但是,总有一些西方国家,用谣言诋毁我国人民抗击疫情的努力。他们要么诽谤我国隐瞒疫情、导致疫情扩散,要么编造我国采取不人道的手段“消灭病人”而不是消灭疫情。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对中国人民的攻击超越了政治,泛化到了对亚裔人口的种族仇恨。一些西方的“绅士”“名流”把“武汉病毒”、“中国病毒”等粗鄙的歧视性话语挂在嘴上。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也多次承认了新冠疫情期间,亚裔遭遇了歧视和偏见。

西方为啥将疫情甩锅中国?因为不自信!

 

是什么力量让这些素来给人以温文尔雅印象的“君子国”改变了形象?答案很简单:这些西方国家需要将内部矛盾转移到外部。西方国家对我们的傲慢无礼越显得无端,越说明这些国家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失控,面临着深重的内部矛盾。在这些国家,新冠肺炎疫情不仅仅是戕害无辜人民、削弱国家经济,还使得这些国家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四个不自信”。

理论不自信

限制不必要的人员流动,足够的体温检查,提倡人员采取戴口罩、勤洗手、少聚集等,是行之有效的疫情防控手段。然而,在一些西方国家,尽管政府颁布了限制活动、关闭公共场所、要求人员保持足够社交距离等疫情防控措施,但是很多民众都没有表现出大家印象中的“西方国家公民守法、有秩序”。甚至有的国家政府一公布防控措施,当即暴发街头游行抗议,助长了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

上溯七八十年前,在伟大的反法西斯斗争中,这些西方国家涌现出许多为了保卫国家独立、人民自由,做出大无畏牺牲的英雄人物。但是,如今这些国家却无法说服民众“为了整体利益,克服不便,服从疫情防控措施”。现在我们国家的人民享有正常生活的自由自在,讲究“自由”的西方国家意识形态却无法说服人民在疫情期间戴好口罩、减少出门。疫情传播随着人们防疫观念“紧绷-懈怠”的循环往复一再反弹。

理论脱离实际,无法解决问题,西方世界设计和操纵社会意识形态的“大师们”毫无办法。

道路不自信

今天,我们复盘2020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的时候,发现年初采取的封城与社区管理措施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这个看似简单有效的措施在许多发达国家却行不通。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之一,是这些国家的人民深受消费主义浸淫,被资本主义设计的种种生活方式,特别是过度的信贷消费所控制,难以承受社区封闭的冲击。

西方为啥将疫情甩锅中国?因为不自信!

 

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18年末全球各主要发达国家家庭债务占GDP比重

“需求不足”是资本主义的硬伤。进入21世纪,资本主义缓解自身矛盾、刺激经济增长的自我调节日益发达。鼓励人们不断消费的“消费主义”成为了资本主义文化的推动力,资本家通过营销手段不断地把奢侈品转化为必需品。西方国家曾经存在注重节俭的传统文化,但是资本家通过发明“中产阶层”等概念,把资产阶级的文化、价值观、态度与期望变为商品的标签,购买商品即成为商品文化所标榜的人,创造出鼓励消费和炫耀消费的价值观念。为了支撑消费主义,资本主义完善了信贷消费体系并怂恿人们滥用,鼓励人们“青年的自己向老年的自己借贷”,人的一生更加深深地纳入了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劳动人民不能停下奔波,西方国家难以实现疫情期间管制措施。

制度不自信

西方国家不仅仅是居民背债,政府常年采取经济刺激工具及利用社会福利缓和社会矛盾,政府同样深陷债务泥沼。美国国债为GDP的123%,日本国债为GDP的240%,英国、法国等国的国债均接近GDP的100%……于是,这些国家的政客眼中,“生命至上”算什么?为了避免经济波折,让“寅吃卯粮”的国债在自己任上正常还本付息、再“击鼓传花”到下一任才是正经。

当地时间2020年3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受媒体专访时,急切地表达了想在复活节(4月12日)解除社交管控措施、实现复工复产的意愿。当记者问及特朗普为什么想在复活节复工时,他回答说:“复活节对于我来说很特别,想象一下,教堂挤满人,场景美极了。”然而到了美东时间2020年4月12日下午6点15分,美国已经至少有新冠病毒感染病例554226例,其中包括死亡病例21994例。至特朗普离开白宫,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2477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41.1万例,美国经济出现了历史罕见的负增长。特朗普或许是一位精明的商人,然而这次他的如意算盘打得“见小利而忘命”。

西方为啥将疫情甩锅中国?因为不自信!

美术作品《群体免疫》,作者:乌合麒麟

好在,特朗普亏的不是自己的本钱。为了掩盖新冠肺炎严重冲击美国实体经济,造成2050万人失业的困境,美国大量印发美元刺激经济,2020年发行的货币量相当于有史以来的21%。海量超发货币带动了美国资本价格的上涨,虽然美国经济负增长,但是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道·琼斯指数竟在一年中涨了近50%。至于这场豪门盛宴背后社会贫富差距的扩大与民生疾苦……非洲裔美国人的感染率、住院率和死亡率分别是白人的3倍、5倍和2倍;拉美裔儿童因新冠肺炎住院的比率是白人儿童的9倍,非洲裔儿童住院的比率是白人儿童的6倍;洛杉矶县低收入社区居民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是其邻近富裕社区的3倍。一百多年前,法国大文豪法朗士在作品《企鹅岛》中影射美国政客是“炼血成金的巫师”。当美国的制度纵容病毒对老年人和穷人展开赤裸裸的大屠杀时,美国的有钱人变得更富了。

此时美国的民主制度又在哪里保护美国人民呢?在暴力执法的警察膝下么?民主,指人民所享有的参与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或对国事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民主”是西方国家标榜自身政治的招牌,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期间,很多西方国家的民主体制并没有保障民众的健康和正常生活,甚至不再能保障民众的生存权利。

当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的时候,我们国家也有一些措手不及。疫情初期,新冠肺炎确诊周期长,疑似及确诊病人等候治疗时间长,大量一般发热病人因社会恐惧情绪扎堆发热门诊就医,又增加了交叉感染风险。2020年1月份,作为医疗话题专栏作者的笔者接到了大量来自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求助。

但是,我们的担心与焦虑很快被“国家力量”一扫而光。什么是民主?人民当家作主,为人民而服务。

文化不自信

“特朗普抗疫”在全球各地有许多“亲戚”。笔者的一位朋友在某个知名“高福利国家”的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深造医学。在他眼中,该国与疫情的交锋就像一部荒诞的电视连续剧,该国的“德先生”与“赛先生”和美国的情况类似,均令人遗憾地缺位了。

二月份,当地华人在网络上发布投票要求停止大型演唱会和足球比赛,学校却没有专家学者表态支持。当月的小长假,大批国民前往疫情较重的意大利北部旅游、滑雪。假期结束后,大家感到身边咳嗽的人明显多了。讽刺的是,那个小长假叫“运动假”,初衷是在流感季节让国民通过滑雪等体育健身活动强健体魄。

三月初,权威专家给出的健康建议仍然是洗手,并没有推荐健康人戴口罩。群众感到压力,抢购自行车避免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并打算帮孩子请假不去学校。政府这才开始宣传义务教育法,而学校实验室里的酒精试剂渐渐不翼而飞,洋同事们也不傻。

三月中旬,附属医院总院在购置停尸冰柜,分院的华人女院长开始全世界求购口罩。而此时很多医院的感染科医生仍然不戴口罩接诊,因为“病人来医院会戴口罩,医生见到病人再戴口罩也来得及”。

学校的一位医学权威计划开展新冠病毒研究,然而他的研究生们只能用白大褂和手套保护自己,而没有口罩……而这个实验室的生物安全等级尚不如中国的县级人民医院化验室,一些研究生缺少无菌操作训练,这位医学权威却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学校的一位华人助理教授建议停课,学校的书面回复却遣词造句非常文雅地表示“您是肿瘤专业的学者,不懂传染病”。该学者“怕死”,请了一个月的无薪事假,只能在网络上为学生们授课。中国人民用血肉和惨痛教训换来的经验,对这所决定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的世界一流大学好像并没有什么触动。一时间笔者的这位朋友觉得,自己在国内默默无闻的母校和这所享誉全球的世界名校中,一定有一个是“假”的医学院。

五月,决定不封城、不隔离的该国创下近30年来单月死亡人数最多的纪录。该国新冠肺炎病人死亡率最高时达到12%,成为了全球首批证明“群体免疫”失败的国家。至今疫情仍在该国肆虐,全国一千万人口当中有八十余万曾经确诊新冠肺炎,死亡率达到1.5%。然而,该国却没有一位“大人物”需要为这惨痛的局面负责。标榜客观的学术界与自诩独立的媒体人大多三缄其口,偶尔出现孤零零的质疑声音却得不到实质的回应。

在西方国家,这样的文明悲歌并不是孤例。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一些国家的价值观已然腐朽。布鲁诺、哥白尼以来历代学者为真理献身的执着,引人向善的宗教虔诚,掌握社会公器者的骑士热忱,公民社会的良好互助,恐怕早在两百年前就淹没在利己主义的冰水之中了,抑或从未存在过。

谁来克服欧美的“四个不自信”?

“民众愿意为抗疫让渡个人权利的意愿越强,越有利于抗疫。”这是Alsan等六位学者通过对包括我国在内15个国家/地区370000受访者的调查发现的。

对距今六千多年的积石峡古代大洪水的考证,发现大禹治水的传说确实存在原型。大地震导致黄河一年的水量积蓄在堰塞湖里,堰塞体坍塌,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大洪水。洪水让黄河中下游的先民遭遇了灭顶之灾。

洪水携带的泥沙等沉积物淤塞了华北平原上的中小水系,导致灾后华北平原水患频繁。幸存的先民们凭借落后的生产力、稀缺的人手,通过以疏浚河道为主要方式的“大禹治水”,让华北平原重获生机。在治水的过程中,通过驾驭火焰掌握了冶金技术的部族写下了“火神祝融战胜水神共工”的传说;神话里的“女娲造人”是现实中制陶技术的映射,最终演变出中国文化的象征之一——瓷器。神话最重要的内核是女娲以身补天的大无畏牺牲;火神“祝融”的名字来自冶炼金属制造工具,火焰帮助金属融化;水神的名字“共工”暗含了治水靠大家共同做工。治水对生产力的组织发展促使我国诞生了历史上第一个王朝。

可以说,中华文明的文化DNA就包含了将个体权利部分让渡给宏大叙事,以此战胜困难,换取更美好的生活。当革命的先锋队高举引领人民的旗帜,当人民的国家在这片土地上建立,我们可以用人的身躯战胜奔腾的江河,也可以战胜像洪水泛滥一样迅速传播的新冠疫情。

新冠疫情期间,一些欧美国家坐拥大量物质财富,掌握众多先进科学技术,却无法阻击疫情的原因不在于人们过于追求自由,而是由于资本主义对人的异化破坏了社会共识。人们不愿意为抗疫付出远远小于生命健康的牺牲,以便执行一些很成熟的抗疫经验。疫情泛滥是自由而无用的灵魂自食其果,是操纵那些削弱了人民力量的意识形态的统治者自食其果。这就是曾经创造璀璨文明、为人类进步做出重大贡献的西方国家,因为无法克服的自身缺陷,遭遇到的“天人五衰”。

今天,西方那些甩锅给中国、对中国不怀好意的人,正是认识到了西方的缺陷但又毫无向善之心,色厉内荏妄图破坏中国人民的美好前程来保住自负颜面和既得利益的政客们。因为我们还不够强大,他们现在还可以借鉴伊索寓言《狼和小羊》里“狼”的把戏,无中生有污蔑攻击我们。纯白无瑕的新疆棉花被恶意抹黑,未来还会有更多这样人为设置的障碍出现在中国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道路上。不怀好意的人还会挑拨我们的社会矛盾,利用那些传播欧美恶意诽谤的“应声虫”破坏我们的团结。

但是,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人民,证明我们必将能够在今后的道路上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建设现代化强国,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发展中彰显公平正义,用理想的光辉点亮所有同胞共享文明成果的道路,扛起引领人类走向进步的大旗。

 

X 关闭 头条号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